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乌鸦图的猜想(小说)  

2008-07-02 12:33:37|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说白了,龟山一郎这么早直奔镇上完全是自己的私事,就是为了得到这幅画。他知道童老爷有这幅画的消息是来至于童老爷年青时的一个朋友,或者于来源于某一知 情人偶尔谈起或特意谈起这幅画,以讨好有收藏中国历代有名书画家作品的龟山一郎,我就无从考证了。反正他知道了童老爷手里有一幅八大山人的乌鸦图。所以龟 山一郎打算这次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去。他只带了一贴身卫兵和四个军士。他没带翻译是由于他本人自小长在满州,懂得说中国话。
        老人说龟山一郎就象认识童老爷家门似的,径直大步朝丰宝茧行童老爷宅第走去。其时早晨八点模样。当时天阴沉沉的,秋风一阵紧似一阵的。龟山一郎注意到童老爷宅第门前的两墩石狮子下滚动着许多枯叶,而跟前的每块相同的清石板都散淡出青黑的颜色,显得有些光亮。
        到了童老爷那扇由铁钉铁皮包裹着的大门时,见两只圆圆的门环无奈地晃动,而大门紧闭。龟山一郎的贴身卫兵迅速跨上石阶,把门环碰得乱响。刹时就有人开了门,象是早已准备好的。
龟山一郎留两个卫兵立于门前,自己与另三人朝里屋捷步走去。开门的佣人见是曰本兵这么大早闯入宅第,早已吓得灵魂出壳,也忘了前去报告在里屋刚梳洗完的大太太。
         接下来发生的事比龟山一郎原先设想的要复杂得多。这个中原因我在前面已详细叙述过了。这一切纷繁事,龟山一郎是一概不知的。他考虑得最多的是,如果童老 爷拒绝交出这幅画,自己当如何处之?他设计了两种方案。第一种方案是要卫兵当着童老爷的面把童老爷的太太轮奸;如果还不奏效,那就来第二种方案,那就是卫 兵去搜,用大曰本的军刀架在童老爷的颈上,逼迫他交出画来,再用火点燃他的房屋。根据龟山一郎的经验,他认为甚至不需要动用任何一种方案就能轻而易举地拿 到这幅画。在他的念想中,龟山一郎最怀疑的倒是童老爷是不是真的有这幅画。所以他一穿过院子,走进童老爷的厅堂后,就一言不发地坐到了朝南的红木太师椅 上。他甚至没有发现在正南的厅壁上仅仅挂了一幅松鹤图而少了一付对联。
        当时张氏已起床了。由于童老爷休克之后病去如抽丝一般好转缓慢,童老爷就一直和大太太住在一起。这无疑为她这次逃脱帮了一个大忙。本来今天要和定空商量 最后离开此镇的时间,再想想在这家中住了尚不到两年的所有时光,心情就难以平静下来,以致她在这一夜几乎就没睡好,时睡时醒的。想到天有些亮时,身体倒觉 得昏昏沉沉的。眼见天色有些明亮的样子,又急着要去上庙。所以在龟山一郎站在童家大门前,她就已穿戴好了,并把自己的梳妆盒打进了一个包裹,藏于床底下。 她是在听到大太太一声尖细的大叫之后,心里嘀咕着走到厅堂的。她一看见厅堂里有几个曰本兵持枪站着,心里凉了半截。她脑子里就轰地一热,觉得童家要出大事 了。
        大太太由佣人扶着再去搀出颤颤微微的童老爷。她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心里又疑惑又害怕。而童老爷听了这个消息,倒很平静。就在他发现对联改动之后,他就觉 得童家要发生点什么事。他在等待,在等待一个无情的宣判。为此他还特地托信告诉他在县城的儿子,要儿子马上就去上海大伯家谈一桩祖宗的家事,以免儿子万一 回来撞上厄运。他叮嘱家人对儿子要绝对保密自己的病情。童老爷心里这个大祸临头的意念是如此强烈,以至使大太太疑惑起老爷的神经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今天 早晨曰本兵突然来到童家,这又使大太太怨恨起老爷怎么就不早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也好有个防备或躲避。其实童老爷又何尝不想这样?他虽然在等待一个大难的降 临,可他同时又无不在怀疑自己的这个想法。在他的内心深处,童家永昌的这块信念碑并没有倒塌。他已等待了好几天,这个不幸的事实终于来了。他反倒平静了, 好象就已经渡过了这次灾难而劫后余生了。
         使龟山一郎没有料到的是童老爷就这样爽快地答应了把这幅画送给自己。童老爷也就是承认了自己拥有这幅画。龟山一郎满脸笑意,跟随童老爷走进了书房。一到案桌前,大太太自然而然地松了扶着老爷的手臂,看见老爷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黄澄澄的钥匙,走到箱子边打开了锁。
        当箱子盖打开之时,张氏还在厅堂里,她从到厅堂之始就一直站着,不知自己做什么好。一会儿见童老爷被大太太搀扶着出来,被问到了那幅画就走到书房里去。 张氏低着的脸一下子煞白了,她感到自己要出大事了。而站在她一步之遥的贴身卫士却一眼不眨地看着她,目光又那样迷离,神情却相当严谨。她低下了头,更使她 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卫兵跟自己的脸是那么相像,如出一辙,几乎就是同一个印版的龙凤双胞胎。不过此时张氏的注意力已被那幅画吸引了,她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 什么,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无头无绪地听得从书房里传出一声叭格呀噜的怒吼,双脚就有些轻,几乎要站不稳了。
        很显然,那幅画肯定不在箱里。童老爷一打开箱子,见那卷轴子不见了,眼前一黑,他情不自禁地大叫道:“这天杀的……”就气得说不出话来。大太太连忙上去 扶住他,而龟山一郎的脸立刻变得铁青色了,两眼露出凶光,大声怒吼一声叭格呀噜,一手抓起童老爷的胸口,嘴里嘣出两个字:画呢!在龟山一郎的推论中,这个 童老爷太狡猾了,装出了一付被失窃的惊讶状,企图蒙骗自己。
        在童老爷还沉浸在对朱亚与艺人的刻骨仇恨中时,大太太已见事至如今,倘定要推脱这画被朱亚与艺人拿去,这龟山一郎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不如把画说成是老爷 送给了张氏,倒也能转嫁祸患了。于是大太太走上半步,拉开了龟山一郎抓着童老爷胸脯的手说:“老爷是害怕得疯了,他已忘了这画已在几天前送给了张氏。”随 即又转头对童老爷说:“不是么,你忘了那天下午她吵着要这画,你就给了她,我还为这事跟你吵了!”童老爷见大太太说出这般话来,就知其用意,也忙说:“是 呀,我怎么就忘了,还以被窃了,吾真乃一介老朽也!”
       于是就发生了那么悲惨的一幕。我的眼前就晃动起张氏那白晃晃的身子在秋风中被吹刮的样子。(快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