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乌鸦图的猜想(小说)  

2008-07-08 13:47:38|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龟山一郎已全然忘记了自己原先自定的方案。在他的军旅生涯中也是不多见的。要知道龟山一郎在其军旅生涯中是由严格按计划行事而著称的。而他的善于应变,又 是他为完成计划令人敬佩令人推崇的素质。但是在这件事上,他的这一风格却荡然无存。他原先打算这个计划要实行得不动声色,也就是在最大限度内保持安静的状 态中完成。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被眼前这两个女人吵得头痛脑烈。他已分不清到底谁是真实假。他决定先在这个叫张氏的女人身上开刀。
        其实也是大太太的失策。如果当时对龟山一郎说这幅画是送张氏了,或许张氏在来不及准备的情况下,或者分不清自己偷画时是否真的被大太太瞧见了,张氏 说不定也就承认了。可是大太太一口咬定这画是由老爷送给了自己,当时大太太还在场,童老爷也一口咬定是给了自己,这使张氏无比愤恨。张氏认定了今天的这个 局面是大太太设的一个圈套。张氏恨死了大太太,也恨死了童老爷。他们竟然联合起来要加害于自己,这使张氏破口大骂,也使她诬说这幅画已被大太太藏起来了。 于是大太太说你这贱货你血口喷人你还不快把这幅画交给皇军。于是张氏也说你这贱货你血口喷人你还不快把画交给皇军你这头母狼你这头狠心的母狼你把画藏到哪 里去了。
        老人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特地说了在当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的细节,那就是这个龟山一郎的贴身卫士站在那里目光呆滞,面无表情,似傻子一般看着张氏。他久久地 看着张氏泪流满面。我说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卫士是张氏的亲哥哥或亲弟弟不成。“他不是曰本人么?”我迷茫地问道。老人说这个卫士的确是个纯种的曰本人,和 张氏就是一个印版,据说是生在九州的一个小村庄里。那我问这是为什么,这无法解释呀?老人说这我不管。反正事实就是这样。于是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在张氏破口大骂最激烈的时候,龟山一郎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地在张氏的脸上打出二个响满整个厅堂的耳光。这二个响亮而清脆的耳光,在童老爷的厅堂里绕梁三 曰,响彻不已,使得厅堂楼板缝隙里的许多灰尘飘落下来,久久不肯散去。也正是这二个耳光,使张氏猛然清醒,眼前的这个曰本人不正是在她家屋顶扔炸弹的那个 曰本人吗?自己的父亲不是被这个曰本人炸死的吗?而定空父母的死,不也是曰本人干的吗?张氏嗡嗡作响的耳朵满是房屋倒塌、弹片呼啸、大火焚烧的声音。张氏 朝龟山已郎嘿嘿一笑,一突嘴一大口白色的唾沫正好吐中了龟山一郎的眼睛。
        龟山一郎勃然大怒,嘴里叭格呀噜地哇哇乱叫,也不去擦迷糊了的眼睛,上前撕了张氏的衣裳,在两个卫兵的帮助下,撕下了张氏最后的一点遮挂,然后命令 童老爷拿出一根绳,拖着倔强的张氏穿过院子,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张氏如五马分尸般绑在两墩石狮之间,呈一个大字展示在沉沉铅色的苍穹之下。而此时张氏仍 骂不绝口矮曰本矮曰本矮曰本矮曰本矮曰本…………
        张氏的声音响亮饱满,漂荡在丰宝茧行周围一带上空,随风散满了镇上的每个角落。老人说镇上每个人都所见了这撕声力竭地痛骂。这痛骂声连续了三天三夜 七十二个小时。直到第四天,阴沉沉的天空开了眼,哗哗地连续下了三天三夜的漂泊大雨,这痛骂声才被满天的雨湮没了。那一天也相当奇怪,照例在那个时辰,丰 宝茧行门前的这条镇上的主要大街上接连不断地刮着大风,以至老人说张氏白晃晃的身子在秋风中晃荡不已。
        龟山一郎已被这个局面弄得烦躁不安,如同嚼蜡。他居然站在张氏的正前面一步远的地方,呆呆地看张氏,任凭张氏的谩骂。这时他的贴身卫士走上前来对他说这里有诈,那童老爷蒙骗了我们。
        此时龟山一郎对要索取事实上已真的不在童老爷手里的这幅八大山人的画却失去了信心和兴趣。他听了卫士的话,不发一言,快步回到童老爷的厅堂,见童老爷朝自 己面露喜色,二话不说,嗖地抽出随身佩带的指挥刀,朝童老爷胸部捅了过去,闷声闷气地喊了一声开路就走出厅堂,走出铁皮门,绕过仍骂不绝口的张氏。龟山一 郎看了张氏一眼,居然朝前走去。在了过了十多米的地方,龟山一郎的贴身卫士突然返身跑回来,掏出手枪,对准事实上已经疯了卫士也确认疯了的张氏的太阳穴, 开了一枪,结束了张氏年轻的生命。(还有一段)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