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闪烁的双旗镇人物群像  

2008-08-15 20:58:31|  分类: 电影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闪烁的双旗镇人物群像 - 分贝 - 『分贝』 

  西影出品的《双旗镇刀客》,讲述的是小刀客孩哥接媳妇并接走媳妇这样一个简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毫无选择地朝一个方向发展并结束。整个影片结构严谨,完整,语言古朴明了。影片以粗旷的风格,向我们展示了大漠中的双旗镇是如果在飞沙走石、冷厉残酷却不乏人类温情和正义这样一个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中的生存状态。影片的人物造型、画面构图无不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朴拙气息。我相信影片即使在国外没有翻译的情况下,也不是难以理解的。当然,有其中的高层次艺术的融通现象和文化效应的普遍性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该影片如一则超然物外而神韵闪烁的寓言,静静默默地透出一种人类的精神气质——人类的历史就是崇拜强者的历史,人类的精神追求以成为强者为目标。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双旗镇的几个人物。先说瘸子。瘸子原先也是刀客,后来他退出江湖,靠一爿酒店养活好妹并了以度生。这个人物色彩黯淡,性格沉郁,在他灰溜溜的外表下又略约透出几分强悍。他的要靠人们猜测的前半生,神秘地遮住了他的真正人格。导演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种类似失败者的悲剧情调。然而他最后的死,却在他整个一生结束时划上了一个强劲的句号。他的死符合双旗镇的品行,融入并成为大漠文化的一部分。

  再说沙里飞,这是一个刚开始就定局的人物。他欺良怕凶,嘴硬骨头酥,他对孩哥的欺骗顺理顺章,可以说他在影片里的作用只是剧情发展的需要而已。我甚至认为砍去这个人物,再增加孩哥有求于他人这段时间的行为浓度,更有一种绷紧之弦的铮铮之声。说实在,沙里飞在大漠中的生存实在是对大漠的羞辱。他不配在旗杆下迎战,这是旗的态度。导演在嘲弄这个人物时,还着意刻画了他掠得战利品的贪婪!

     再说说小刀客孩哥。影片在许多地方有意无意提到了孩哥的父亲。可以说孩哥就是他父亲的再现。从某种程度上说,他父亲是大漠中的一个遥远的精神象征。在整部影片中,孩哥最为辉煌的时刻并不在于一刀仙的力拼,而在于他整个上午在旗杆下的静坐。这一组镜头集中体现了导演要表现的大漠风情,恪守诺言,人格伟岸。孩哥以自己也无望的刀法迎战一个雄霸沙漠的刀客来挽回双旗镇的安宁,这就是大漠的胸襟。

我在观看该影片时,一直萦绕着这样一个问题: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双旗镇靠什么才能繁衍,生息下来。很明显,单有物质力量是不够的。大漠会随时制造令人不可想象的灾难,没有一股精神上的凝聚力,双旗镇能够生存下来是不可想象的。我一直看到小刀客的静坐,铁匠的挺身直言,旗杆下的围在小刀客身边的双旗镇人们,我才猛地涌起一股热流。我醒悟,双旗镇以双旗为生命的象征,那小刀客的人格也正如这杆旗帜,他能失败吗?

的确,小刀客胜利了,那是因为他的刀法胜过了一刀仙。那么,如果小刀客的刀法不如一刀仙,那个最后的结局也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导演的真正意图并不是在表现谁输谁赢,而在揭示或者说倡导一种强者哲学,不是吗?孩哥被好妹看重,不正是由于孩哥的那一刀把一头牛一刀劈成两半?由此而触发了剧情的发展。我甚至可以说,没有孩哥的那一刀,说不定他早回去了。我发现整部影片是建立在强者哲学的基础上的。当一刀仙步履缓慢地朝小刀客走来时,导演用了大量镜头,多角度地俯视、平视,由远致近,由近致远地展示了这个称霸大漠的刀客。导演明确的把一刀仙的这一段路程摊开来指向了大漠的精神之路。如果人们有兴趣回顾一下人类的发展,也不难发现历史本来就是如此。由此,在近乎原始的应顺自然环境而生存的双旗镇人们,他们的精神追求不得不力注于强者这个目标。他们的精神气质和精神追求构成了独特的大漠文化。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