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梦的呓语(五)  

2008-09-11 19:34:18|  分类: 梦的呓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一家部队医院里看病。我不知道自己看什么病,和一位主任医生说了很多话。自己站着,医生也站着,都对着窗,朝窗外看着。我和医生正说着,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是医院通知医生开会。我一看墙上的钟,正好十一时正。我不言语,跟着医生走出门外,到了走廊里。而后,医生又推开了另一扇门,我也跟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我站在一架仪器旁边。一会儿,就走到医生身旁。这过程我和医生没有说过一句话。医生示意我坐下。然后打开日光灯,指着灯光下的X光底片,对我说:“这是胃蠕动的状态,它的蠕动影响头顶神经区域的变化。”这时,我看见这底片上的图象又形成一张脸,是一张特别夸张的脸,只有一个鼻子。在鼻子的左下方有一个中国汉字“心”。医生指着心字右边的一点说:“心字的这一点离鼻子远了,就不好,要稍微往上移,心在就正了。中间的一点要高起一些,不能陷在凹里,鼻子是知道的。”医生停顿了一下说:“嘿嘿,这是我和嘉兴的同事研究的,密码是2001604786……”

  我木然地看着医生,也不见他去开会,甚是疑惑。医生报出密码后还说了好多地话。

  我是在医生报数字时醒的。有鸟语,也不如从前热烈。晨秋,鸟语也凉了些。我只是很遗憾,醒来后记不住医生密码之后的话了。

                                                                                         2008-8-16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