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三、心动水芝  

2013-06-10 12:3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芝是网名,现实中的真实姓名叫那兰沱。文一平说很奇怪的一个名字。水芝说是父亲起的。还说父亲当年响应号召,支援内地建设,在四川省沱江的边上。母亲也是支内青年,上海人。水芝说父母造就了我,给予我生命的同时,还赐予了我一个很有纪念意义的符号:兰沱。兰寓意了古代中国文人的精神追求,高洁悠远,空谷含香,这是很难得的一种境界。水芝说,而我不太理喻。兰幽之于谷,神情古雅,隐于尘外;我则生于世间,长于红尘,浸染于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家长里短,其实离兰之神韵真的很远。倒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莲花,于我生日相随,为我所爱,故以水芝自命。

文一平与那兰沱相识,才一月有余。文一平却觉得与那兰沱早就相识。说是相识,也只是在网络上。

记得那是一个暮春的午后,阳光掀开了温和的面纱,浓烈地铺向天空,宣泄着久违的热情。文一平办公室的窗外,满眼的层层新绿,拥挤着起伏着。空气中散漫着广玉兰的白色馨香,使人沉醉,催人入睡。办公室出奇的安静,几乎听不到一点声响。文一平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也不想做其他的事,慵懒地伸了伸腰,深深呼吸了一下。半日浮生,难得清静,随手打开了自己的博客,随意瞎逛起来。点开链接的链接,再链接的链接,最后,走进了一个叫水芝的博客,停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渐蓝渐蓝至深的星空页面。灵巧短小的美文,还有纤巧而富有诗意的图片,如一缕清风吹过,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文一平看了一些水芝的文字,觉得水芝实在朴实,文字功底古朴,不像是转载的。浏览了三四篇博文后,对每一篇,凭自己的第一感觉,一一作了点评。

之后,水芝也来文一平的博客回访,也对文一平的博文作了点评,还配上大拇指的图标,表示赞赏。

文一平的网名是点一。文一平见了水芝对自己博文的点评,又回复过去。而水芝好像就在网上守着,马上再回复。文一平欣喜,又点进水芝的博文,看看她以前写的文字。除了点评,也加上了一个握手的图标。就这么着,一来二去的,彼此很快熟悉起来。之后,通过博客的短信平台,互通信息。再之后,使用了更快捷的QQ平台,话题也超出了博文的范围,海阔天空地闲聊起来,甚是投缘。文一平认为水芝是个靠得住的人,特别是在互通手机号码之后,对文一平来说,水芝已从虚拟的网络,慢慢走向了现实,那种红颜知己的味道愈来愈浓了。一个在江南小镇,一个在共和国首都;一个是医药企业的董秘,一个是执鞭高等学府的教授,地域、职业以及文化背景相距甚远。然而,这些反差,非但不使文一平与水芝生疏隔阂,反而平添了一份玄妙、神秘和欲罢不能的向往,文一平与水芝的心开始走得更近了。

文一平有时会冷不丁地想起水芝,朦胧的,柔软的,心底甚至升腾起一丝酸楚,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为什么那么神秘啊?

而那兰沱,也感到了文一平的真实和才气,但又不确定自己的感觉,仿佛走在长满青草的软泥地上,无法知道自己的下一脚,会不会沉陷下去。所以那兰沱心里老是晃悠悠的,又时常念起点一。那兰沱想,点一,怎么起了这样一个网名?,点一啊点一,正一点一点地禅意绵绵地撒在了我的心里,你知道吗?你这个点一,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夜雨初歇,春光依然。晨鸟唼喋,飞龙腾云,眺望北空,莲动花开。”点一回复道。

“晨钟响起的时刻,莲花同思念一起绽放。”那兰沱回复。

“馥香四溢,熏醉了千里之外的一颗心。”

“于是,另一颗心,开始萌动了……”

“是啊,在另一个季节来临之际,一个崭新的传奇也许已经起航。”这种文学化的语言,文一平很少使用。然而与水芝对话,双关语层出不穷,赋比兴信手拈来。暧昧与撩人的短信飞来飞去,想念也日重一日了。

“在路上……我们都在路上了,我们相逢了……”

文一平还想回复,只听得戚水凡笑着走进了办公室。

“文主任,忙啊!”

“噢,来了。”文一平抬头望钟,已是九点一刻。又说:

“怎么现在才来?迟到啦,呵呵!”

“路上遇到渔政的人,吹了几句牛逼。”

“哦,坐,坐。我去泡茶。”

“谢谢了,不用了。就说几句话,我就走。你也忙啊!”

“什么事?”

“前几天陪渔政的人吃饭,那天你们老板也要去的。结果临时有急事走了。这单是我买的。”

“多少?”

“七千多点。”

“少点我能帮你处理了。这个数,要老板才能弄的。”

“晓得晓得。我与你们老板通过电话了。他没有跟你说?”

“没有啊。”

“妈的,这家伙又忘了。我现在就打电话。”

戚水凡打电话给方知之,把那次请客的事提了一下,就挂了。文一平的电话立刻响起来。文一平一看,是方知之打来的。

“这单,原来是我们买的。那天我临时有事没有参加。这样吧,你先接了,压一下。”

“怎么样,我没有瞎说吧。”戚水凡闪亮着眼说。

“我没有说什么呀,水凡。我只能这样,对吧?理解万岁!”文一平说着拍了拍戚水凡的肩膀。

“没事。那这发票就给你了,麻烦你处理了。”戚水凡说着,从包里拿出发票,递给文一平。

“好,我收着。办好了告诉你,给你送过去。”

“不用不用,哪能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到时候我来取就是了。”

“那好,说定了。我们电话联系。”

“好,电话联系。那我先走了。”

送走戚水凡,文一平想起水芝,又瞟见桌前的几个文件,记起其中的一个说法,觉得有点歧义,便拿到眼前,又看了起来。 

(下一节预告:凤鸣归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