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四、凤鸣归来  

2013-06-12 20:1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知之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在召开创立大会之际,重新平衡各方利益关系。早晨,在文一平向自己汇报工作时,他本想让文一平通知创立大会筹备小组开个会,又想起自己今天好像有事,一时又想不起来什么事,就暂时放了一放。方知之陆续处理了公司各部门的一些情况后,手机响起。

“方董,我是光荣。今天在公司里?”

“是尚镇啊,是我是我。镇长大人有啥指示?”

“新镇长来了。大家熟悉熟悉。”

“应该的。老镇长什么时候走?”

方知之已经知道尚光荣要调东浦。

尚光荣要走,传闻已久。先有一说,是调区人大任副主任,享受正科待遇。待人大主任一退,尚光荣就扶正了。那时,尚光荣总说手上的事落了手就走,其实是不满意组织的调动。这次已正式任命,调尚光荣到东浦区环保局任局长。虽说是平调,但部门要紧,大家都看得重。坊间传说,尚光荣喜悦,鼻子通红地正与上柳镇各位关系密切的朋友们辞行。方知之知道区环保局与瑞祥医药联系甚多。尚光荣此任,对方知之而言,有点娘家人撑局的味道。所以方知之前几天一得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电话祝贺尚光荣,说要为父母官辞行。当时尚光荣正接待菰洲市卫生局的客人,只说谢谢好好的。方知之就知道尚光荣有事缠身,不便说话,就说了声再联系,挂了。

“下个礼拜一就去。在上柳还剩一天了。”

“噢,那明天周末,我来安排一下,送送你?”

“不了不了,以后再说吧。今天新镇长来了,中午你来一下,大家认得认得。”

“好啊。谢谢尚镇关怀。在哪里?”

“金龙。十一点半见。”

“好,我带办公室主任过来帮衬一下吧?”

“好的。”

金龙在上柳镇北面十公里处,全名是金龙休闲农庄。农庄坐北朝南,西北面是金龙山山麓。东面是金龙村的小集市,只在晨曦将来的时刻热闹一阵。南面是一片浩淼的水域,流经上柳镇以及上柳镇周围的众多河流在此汇聚,形成了一大片广阔的水域,当地人把这片水域叫金龙漾。民间还有传说,曾有身披金甲的巨龙休憩于此。在百年不遇的大旱之年,涌泉相报,永不干涸,保了一方平安,逃此劫难。后来在金龙漾北岸的金龙山山麓,当地人感恩金龙,敬之为神,筑寺祈拜。小寺经历战乱与文革,早已不复存在,踪迹难觅。九十年代初,农庄老板认定此风水宝地,在此地打通关节,获准在此建立农庄。农庄初建,占地不过二三亩,。后来声名鹊起,一下子拓展了好几倍,也不单是经营饮食,集会务、娱乐、钓鱼等等于一身的休闲场所。

方知之结束与尚光荣通话,就通知了文一平。文一平本想在中饭后与那兰沱聊天,看来只能作罢。

方知之与文一平驱车前往农庄。只几分钟,就到了。文一平停好车,与方知之走进曲折通幽的廊亭,又七拐八弯的径直迈进颂厅。文一平知道今天规格高了。农庄有风雅颂三只包厢,规格最高,装饰豪华又不失典雅。甲骨文、大篆小篆、石鼓金文、古筝、蕙兰、汉服影像舞之蹈之,等等古典人文元素,信手拈来,随手可抚。

文一平随方知之跨过门槛,见颂厅里已有一人。那人听得声音,转过身来,忙上前来,微躬着腰,满脸堆笑,与方知之握手。

“方董事长来了,快快,请坐。”

“陈主任早啊。新老领导还没到吗?”

“来了来了,快到了。你先坐。”镇政府办公室陈主任,边说便递上中华烟,拿了打火机给方知之点烟。

“今天还有什么人?”

“呵呵,都是领导。新镇长夏冰你也认识的。只是还有一位,你可能猜也猜不到。”

“谁?”

“来了就晓得了。”

陈主任话没说完,突然疾步走到颂厅门口,拉开对折门。尚光荣、夏冰,还有两位副镇长已在门口。方知之想,还有一位是谁呢?只听得尚光荣说:“咦,项局呢?”

“才刚在我们身边。”夏冰接口,也回头张望。

“来了,来了。看来接电话了。”

一行人说着,进了颂厅。陈主任一一按级别引到他们坐好,自己坐在尚光荣对面,对身着蓝底红花旗袍的服务员,招招手,脸对着尚光荣,目光游移在坐的各位领导脸上,说:

“今天特殊,来点白的?”

“下午会议几点?”尚光荣问陈主任。

“三点。没事的,都准备好了。”

“项局,你看呢?”

“客随主便吧。”

于是陈主任回头仰看着服务员,说:“上酒,四瓶一斤装的茅台。酒来了,就上菜吧。”

尚光荣接过陈主任开好的茅台,为大家斟酒。服务员见客人都用中型酒杯,就顺个撤了大杯小杯。八个小蝶冷盘一齐端了上来:翠点海蜇、福建泥螺、舟山醉蟹、绍兴酒翅、杭州酱鸭、巴西腰果、清清白白(小葱拌豆腐)、天目山笋丝。尚光荣见各位酒已斟好,冷盘已上,扭头对身旁的项思达说:“大家都熟,要不就开始了?”话语间,目光又一掠大家,似把这话撂在了桌上。

“好,一起来,一起来。”项思达笑着说。

“今天,本来这第一杯酒,是要迎接新镇长的。恰巧项局下来指导工作。来者为宾,贵宾为大。礼数上当先敬项局了。各位说呢?”尚光荣发亮的眼珠散发出主人的光芒。

“当然,当然。市领导下基层,可敬可敬。” 大家都说着,或捏或握了酒杯,频频向项思达敬去。

“大家客气了。都为党做事,一样的,一样的。互敬互敬。好,大家请先来,请!”项思达端了酒杯,微微一举,表示接受了大家的第一杯敬酒。

敬酒间,热菜一歇一个地上来,都是农庄的招牌菜。陈主任早先安排时,金龙主管大堂的副总还特意走过来,推荐了这个礼拜的一道新菜:霸王别姬。说这道菜的菜名不算新,但新就新在这道菜的选料上。鸡是海拔七百米的山中野放鸡,甲鱼是水库里的纯真野货。辅料金华火腿片、上等花菇,还放置八根冬虫夏草,五根龙须,姜蒜葱枸杞一应俱全。陈主任说,你这样说就可以喊天价了。副总忙笑道,这个打品牌的,主要是提高品位,不赚钱的。光这两样成本就六七百,还不算辅料人工燃料服务等等费用。我们商定了就整数八百。反正这道菜是难得有的,哪来那么多野生甲鱼。主任你说对吧?货色绝对好,特别难得。陈主任知道有局级领导,又是尚光荣高升之前的最后一餐,理当顺势摆点谱,就说好吧,味道不好你得兜着啊。副总说哪敢啊,我们还得仰仗你们吃饭呢,就放一百个心吧。有了这道过门,待这道菜上来后,陈主任也推介起来。尚光荣几杯酒下肚,鼻子早已通红,呛断了陈主任的推介,说:

“嗯,货色看上去不错!味道也好。只是这个菜名不顺。”

“他们图的是眼球和名气,文化素养还是欠点火候。”项思达见尚光荣不悦,打了个圆场。

“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凤鸣归来。”文一平说。

“怎么解释?”尚光荣问。

“鸡喻凤,龟即归。凤乃白鸟之冠,龟乃长寿之巅,吉祥啊!”

“好,这名字好,卖给他们吧。哈哈!”尚光荣大笑。

酒过三巡,要开第四瓶茅台时,气氛很松散了。坐在方知之身边的副镇长说起八卦:镇上幼儿园,有个漂亮的女老师失踪了。院长来报告说,失踪三天了,问我要不要报警。我说就三天是不能确定失踪的,应当再联系联系,看看情况再定不迟。怎么好好一个女人,就失踪了呢?看来红颜多是非,这个老师故事多了去了。

文一平听得这话,一怔,想起自己早上的梦。瞬间,便有些恍惚起来,也听不见在座几位的接口了。

(下一节预告:调研会)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