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十、王善地馆长  

2013-06-24 12:0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物管理局接电话的人,听得文一平介绍石碑的情况后,告诉了文一平一个电话号码,叫文一平找博物馆副馆长王善地。文一平又联系了王善地,便约好,王善地过二天,到瑞祥医药来,现场踏看。

二天后,王善地到文一平办公室时,文一平正在整理一个发言稿,为方知之去参加一个医药行业会议做准备。好在电脑里有类似的文本,文一平只是复制了一份,改动一些数据,把瑞祥医药最新的发展思路重新梳理了一遍,很快便拉出一份纸质文稿,又把电子文本发到方知之的邮箱里。

王善地在敞开的办公室门上,用中指关节,文气地敲了二下。文一平听得,抬头,见一个络腮胡子戴一幅宽边眼镜的中年人,欲进门未进门的样子。文一平第一感觉,这个人就是博物馆的,慈眉目善,是个可信赖之人。

“你是王善地馆长吧?”

“是啊,是啊。你是……”

“我是瑞祥医药办公室主任,文一平。前二天还请教你了。”

“呵呵,不敢不敢,互相学习。你在忙吧?”

“不忙。要不我们先喝口茶,再去现场看看?”

“好啊,就直接去现场看看吧,很惦记的。前二天刚巧有事要急着处理,实在抽不出空。呵呵,真不好意思。”王善地松开了握着文一平的手,侧了侧身,让文一平先走出办公室门,自己跟着。

“看样子是块老石碑,也算是文物吧?”

“不知是什么年代的?”

“我让人看过,推测是清初的。”文一平说着,觉得自己的话语不妥,又补着说:“当然我们是业余的,也不太懂,比不得你们专家的眼光了。呵呵。”

“石碑上有文字,就好定论。”

“文字是有的。看文字,像是一位雅士,伴河筑寺,隐居于此的铭文。”

“哦,如果是名士,且有史料记载的,文物的价值就大。一般无名的,年代又比较近的,只是有些当地人文史料价值。”

“不管怎样,如果是文物,你们就搬了去。放在工厂也没用。万一弄坏了,也不好。王馆长,你说对吧?”

这样一路边走边说,一会儿功夫,便到了工地。

王善地看过石碑,觉得平常。只是一块有铭文的石碑上的书法,让王善地有些惊讶。难道是八大山人的字?王善地内心这样问自己。王善地疑惑着,又不好断定,可眼前的字分明就是。怎么会在这里?如果是真的,这里面,又会有怎样的一个故事啊!

王善地不便多说,与文一平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看过之后,王善地对着两块石碑,拍了照。对有铭文的一块,就对着铭文,整体局部地拍了好多张。

“我先拍了回去。过后,再与你联系,如何运到博物馆去。”

文一平待王善地忙好,见已近中饭时辰,便邀请了王善地一起用餐。文一平又打电话,叫了单若水、宗道厚到秋云饭店一起吃饭。单若水应了,宗道厚去了云南,便只好作罢。

文一平搭了王善地的车,到了秋云饭店。刚下车,张老板满脸笑容伸手迎接。文一平对张老板说:

“今朝四个人,这是市博物馆馆长。弄几个特色菜。三号包厢没有人定吧?”

“好,就三号吧!特意留给你的。”

“张老板就会说话。你又不知道我要来,这是临时定的呀。哈哈!”

“心有灵犀嘛。哈哈!”

文一平一转身,见单若水走进店门,忙迎上去,说:

“这是市博物馆王善地馆长,来看石碑。顺便,我们一起吃个饭,讲白相点。”

“我来迟了。”单若水歉意一笑,伸手去握王善地的手。

“我们也刚到,前脚后脚。”

王善地和驾驶员、文一平、单若水相让着走进三号包厢。

“我爸爸原来也在瑞祥。”王善地对文一平说。

“真的?叫什么名字?”文一平好奇地问。

“王祖德。他在九几年的时候调到市经委的。”

“哦,我们小辈,不认识了。令尊现在好吧?”

“好的。退休都好几年了。所以啊,我也是上柳人。”

“是么?以前住哪里?”

“沈家桥。现在上柳还有二个弟兄。”

“你们家弟兄几个?”单若水问。

“四个。我是善地,老大。老二善渊,老三善仁,老四善信。”

“王善渊是你弟弟啊。呵呵,我们认识,下过棋。”单若水说。

“对,他喜欢下围棋。我们兄弟几个,小时候去瑞祥玩过好多次。我记得那个时候,瑞祥有一只水塘。水塘边的树丛里有一只乱大的胡蜂窝,被我捅了下来,去药膳店卖了一角三分钱。哈哈,那时候的钱才真的叫钱。善渊的手臂上还被胡蜂蛰了一口,痛得要命,肿得像大腿。那时候,瑞祥就是上柳镇的好单位。”

“哈哈,那个时候的小把戏,白相心思重,白相的东西也多,不像现在除了电视就是电脑。”

“瑞祥也是上柳镇的老厂了。五三年兴办的,到今年已整整五十五年了。”

“那个时候好像做红霉素青霉素的,好像还有化学合成的什么药片?”

“是的,都做过。现在主要是抗生素、大输液,就是挂盐水的药剂。”

“这个利润好啊!”

“就是。这几年发展特别好,所以我们正在做上市。”

“这么大的厂子,谁买去了?”

“没有。好几年前,瑞祥和其他的国营厂一样,也不行了,亏空得一塌糊涂,快要倒闭了。后来ZRJ提出抓大放小,改革国营企业,对国家来说的一些小厂,不影响民生的国营企业都要在竞争性的行业退出来。瑞祥就是在那个时候进行国营企业的改制。经过核剥提留,资产明晰,产权清晰,也量化到了个人。现在,国有股份只占了瑞祥股份总额的百分之十,象征性地掺了一点股份。”

“就是说的,零资产改制?”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现在股本有多少?”

“七千万。改制时才三千五百万。2005年的时候,分红扩股。膨胀了一倍。”

“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一千多点。但退休职工倒有一千六百多。”

“那负担还是蛮重的。”

“还好。现在都社会化管理了,退休工资都是统筹。现在我们瑞祥的退休职工,与单位还有一点牵挂,就是瑞祥还要承担一部分福利,过年过节慰问费、夏天的高温费等等。一年也就一千二三百元。”

“这几年瑞祥很风光啊!”

“运气好,整个医药行业都好。特别是近几年,每年的利润都超过三千万。所以扩股、征地、上项目,还在做上市。上柳镇,还有东浦区政府,要求瑞祥做大做强,加快发展。”

“那文主任也发大了。哈哈!”

“我出道晏,一个小脚色,没多少股份的。”

“听说当时市里有政策,还奖励了不少股份给领导吧?”

“呵呵,此一时彼一时。当时还有人怕,以为是烫手山芋,不敢接。说实话,当时改制时,瑞祥看上去真的不行了,经营亏损,银行催款,资金链命悬一线。再说,当时在工厂的,有几个人有闲钱的。这么大一个厂子,地盘都有几百亩,股本过小了,局外人看来,这改制,好像显得有猫腻。后来折了中,政策支持,创造性地把工资积余提出来,以股份的形式,奖励给管理层和职工,前提是为解决一千多人的吃饭就业,支持把企业做好。”

“所以历史上有些事,对后来人说,永远是费解的。如果离开了某些特定的大背景,大政策,若干年后,有些事就会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是啊,好比有些器物的出现,比如唐朝的象形神器,与当时大唐鼎盛时期的大汉文化的包容性以及外族传教、朝拜、商贸等等,有着极大的关系。”

“确实是这样的。王馆长,你说这块石碑,价值大吗?”

“看形状和成色,也较为普通。就是碑上的铭文,我是说书法,很像是朱耷的。我回去查查。如果是真的,馆藏价值就大了。”

文一平、单若水和王善渊筷子动得不勤,话语却绵绵不绝,天南地北,娓娓道来,更似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全然没有初识的样子,甚是有缘。

驾驶员不太说话,只是夹着菜肴吃着,听着。三人神聊尤切,不知不觉,这顿饭吃了二个多小时。文一平忽然记起,下午还要到镇政府开会,虽然还有个把小时,可想到自己要回办公室拿笔记本等,文一平就渐渐淡了谈兴,适时说以后还要与王善地再聚。

不一会儿,席散。文一平送走王善地后,与单若水同了一段路,独自回办公室去了。

(下一节预告:水浒宴)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