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二十四、游弋  

2013-07-25 07:5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到周末,文一平继续到菰洲市人力资源局培训中心读书。不过这个礼拜天,文一平请假了,谎说公司有重要客人接待。其实是家事,儿子若朴要去省里参加全国英语希望之星的口语大赛。相和说:“这次你一定要去的。我也去,给儿子壮壮胆。”

“时间不对啊,礼拜天我要去读书的。”

“这种书,脱几节又没啥关系的。再说你可以在家补回来的。儿子的事,我看你平时忙,都我包了。这次到省里去,你这当爸的,总该出出场吧?”

“好吧,我们一起去。不过这次去省里,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权当让儿子见见世面。”

“那也不一定!还没比赛,你怎么知道?”

“儿子在市里拿了一等奖,已经很不错了。再说那次,前面有三个小朋友,明显比若朴好。我们要有自知自明。我们小镇上的英语水平,能与上海杭州的大城市比吗?”

“你不给儿子打气,尽说风凉话。”

“我是实事求是嘛。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不跟你说了。反正这次你要陪我们一起去。”

就这样说定了,文一平一家三口,起了个大早,往省城赶。上柳镇到省城,不过百里。清早路上车少,文一平只花了一个小时二十分,就到了湘江宾馆。因为事先都联系好了,文一平与相和、若朴直奔五楼主会场。半路上,文一平对相和说:“这宾馆怎么叫湘江?太奇怪了!”

“是啊,这里附近没有一条河叫湘江的吧?”

“湘江在湖南。老底子不是有首歌,叫什么来着,歌唱毛主席的。那首歌里有赞美湘江九曲十八弯的。”

“是的。说不定这宾馆是湖南人来开的。”

“要不老板就叫湘江这个名。”

这样说着,就到了主会场。场内已有几十人,主席台的背景,是一整幅全国英语希望之星浙江省赛区的巨型广告。台下第一排,是评委席,余后是参赛人员的座位。组织者根据省内的不同区域,以地市名分列。文一平找到了菰洲市的那几排,挑了靠居中的边上坐了。

若朴不怕陌生,独自跑开去,竟站到了台上,躲在立台背后。相和不好意思大声叫,手口并用,招呼若朴回来。若朴见了,笑着,却不下来,弄得相和干着急。相和看若朴没有理睬,就到台上去拉。若朴见妈妈来了,从另一边跑下来,坐到了文一平的身边。相和气喘着对文一平说:“你也不说他几句。在这里乱跑,影响多不好。”

“呵呵,小孩子嘛,没事的。”文一平摸了摸若朴的头,笑呵呵地又补了一句:“若朴啊,要听妈妈的话。”

正说时,文一平的电话响起来了,一看是地坤徐生。

“董秘啊,我是徐生。星期天在家吧?”

“哪里,就在你的地盘上。呵呵。”

“你在杭州?有何贵干呀?”

“是啊,大清早来了。陪儿子参加英语比赛。”

“恭喜恭喜。董秘教子有方。贵公子成器就是迟早的事。”

“徐总真会捧人,才读六年级,又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从小看大,细节决定成败嘛!哈哈!董秘啊,我看的小芽儿错不了。”

“谢谢徐总吉言!你礼拜天还在加班?”

“有个会议,行业协会的。”

“正巧了,我本来还想电话你。审计报告弄好了吗?”

“好了。如果你想快点,要不明天,麻烦你过来一下。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顺便把报告拿回去。这些天事情特别多,人手不够。不急的话,过几天我派人送到你办公室。”

“理解理解。那我们说定了。我明天过来,你等我。”

“当然等你!到时候还要请你吃个饭。哈哈!”

“谢谢徐总。应该是我请你的,老是像催命鬼似的催你,哈哈,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都是身不由己啊!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文一平挂了电话,对相和说:“我明天还要来杭州。”

“什么事啊?”

“公司里的。来拿审计报告。”

“你们付钱了,他们应该送过来的嘛!”

“有些细节的奥妙不可言说。他们答应送过来的,但要过几天。我们却急着要,就跑一趟吧。见个面,也好!”

说话间,会议场上的座位就满起来了。菰洲市领队的也来了,清点了到场人数。评委老师也在第一排就座了,有两位黄发碧眼的外籍教师。当主持人站在台中央,向大家问好时,会议场里的嘈杂声才退。主持人作了简单的介绍后,比赛就开始了。

若朴轮到第九个,就兴奋地问相和:“妈妈,第九个要等多久?”

“别急,轮到了就去。”

文一平想明天先到公司里去,向方知之汇报一下再走。

比赛开始了。按规则,分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选手展示自己的演讲才能。当然大家都准备了腹稿;第二个环节是回答评委老师的三个提问;第三个环节,是选手随意抽取一张画片,然后根据画片的内容,即兴组织一段故事。

文一平看着台上孩子们流利的演讲,心里煞是羡慕。文一平知道自己的英文水平,阅读的最简单,还勉强可以蒙混一下,要说听力,几乎不行。

手机在震动了。文一平摸出一看,是朴亮打来的。文一平猫着腰,走到场外的过道里接听。朴亮是邀请文一平下午一起玩麻将的。文一平告诉朴亮,自己在杭州,脱不开身了。

文一平也不急着回到座位,伏在窗柩上,抽着烟,遥望着被高低错落的建筑占据的城市。文一平想,在这些钢筋水泥的建筑里,活动着多少被称作人的生灵啊。每天在欲望里游弋,围在金钱、美色、权力、自然奥秘或者所谓的远大理想里打转,上演着一幕又一幕,年复又一年的相似故事。人们在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离中起伏,畅游,也呛着水……绵绵若存,永不停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闪亮几十年后,都黯然失色,殊途同归,销声匿迹,留下的或许尚有一缕清香,嵌在文字里或影视中。勾起的记忆,便如雪泥鸿爪般,传承了某种被称作精神的东西,让后来人品味、游戏、探索或崇敬起来。文一平自问,难道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此吗?文一平无法确定。他只知道,一个人的生命,其实并不完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存在,也许对另一个人来说,就是幸福和快乐;或者也是一种折磨、仇恨或梦魇。现在相和与若朴的存在,不就是自己生命的全部吗?文一平想了想,自语道,也不一定啊。他知道自己,有时候激情满怀或怒发冲冠的起因,并非像有些人那样崇高,全是为了民族的荣光遭受践踏,社会的良知沾满污垢,邪恶披着正义的外套,不公平驾驶着公平的名车横行。如果是,自己不会这样。假如说生命是一条河,流经的每一个区域所溅出的浪花,只是增添了这个区域的景色,那么这些浪花,也只是属于这个区域而已。在这个区域里,也许有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那么这些溅起的浪花,看上去就像为而你绽放。如果你所爱的人随波而去,那么继续迸发的浪花,还是属于这个人吗?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这些浪花为谁而开?

那么那兰沱也是一朵浪花吗?她能算么?文一平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一下子又想不明白了。与相和好好地过日子,不是挺好吗?自己怎么就会爱上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尽管这种爱秘而不宣,但自己已无法否认。几乎是每天,那兰沱总在自己心底活动着,漫步或休憩,亦或一掠而过,带着与自己几乎相似的对这个世界的感觉和评判标准。文一平有时怀疑自己,这是不是自己对那兰沱的臆想?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与那兰沱频繁的言语交流,文一平更加确定了那兰沱的真实性。这种精神上的交流使自己愉悦着,纯净着自己的心灵。而相和,除了唠叨儿子的事,就是居家过日子的家长里短。形而上的精神交媾,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荡然无存。如果勉强要算,那也只是相和大加赞赏还珠格格或韩剧的俊男美女。文一平心生无奈,也想,毕竟,过日子的内容也无非于此嘛。

文一平正天马行空神思着,听得一个小女孩的哭声,回过头来,瞅见这个女孩的妈妈,边帮着女孩擦眼泪,边安慰着。文一平回过神,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怎么去了那么久?”相和问。

“朴亮的电话,邀我下午麻将。”

“怎么去?”

“当然不去了。现在几号了?”

“三号。若朴还早着呢。”

轮到若朴上台,已经十点半了。若朴演讲得声情并茂,可还是被淘汰了。中午,三人吃饭后,又去了西湖边逛了逛,便回家了。

礼拜一一上班,文一平在办公室稍作安排后,便到方知之办公室,向他汇报,要去杭州拿审计报告。方知之说了声晓得后,文一平便叫驾驶员马上出发。

驾驶员走了另一条小路。文一平问为什么。驾驶员说北林大桥塌了。文一平说:“这桥造好也不过三五年吧?”

“差不多吧。过了三五年没事的,倒是好桥,没啥质量问题的。”

“照理说,架桥修路,都是百年大计。现在到好,到处都有这种塌桥的事。”

“作孽啊!碰着了,算我们驾驶员触霉头。”

“关键是政府的监督乏力。只要官商利益的一致性继续存在,类似的事就将继续发生,毫无办法。”

“茅以升造的钱江大桥,多少年了,现在都好好的。”

“呵呵,不能说了。说说这些,气煞人!”

小路倒也好走,沥青路面,不宽,但平平整整的,车流量少。就是走路、骑自行车或三轮车、开摩托或电瓶车的农民多,而且农民们往往靠近道路居中而行,驾驶员只好慢速行驶。

行至良渚路段,堵车了。前面已经有几十辆车排成长龙,刺眼地暴晒在烈日下。文一平的车也被动列其后。

等了大约四十多分钟,车流终于缓缓移动起来。驾驶员开到前面,文一平见一老妪敞了身,躺在路上,头发散在一滩血泊中。旁边一辆小三轮车朝天翻着。周围已有一群人,几个交警正在处理。

“看来是要吃豆腐饭了。”文一平应着。

“赔钱了事,没别的办法。”驾驶员说。

车正常行驶后,文一平打了个电话给徐生,说了自己估计到地坤的时间。徐生说在办公室等着。两人见面时,已十点钟了。然后两人喝茶聊天抽烟。临近午餐时分,徐生叫上助手,一起招待文一平和驾驶员,吃了个中饭。饭后,助手把两拎审计报告交给文一平。

“这里总共十二份。够用了。”助手说。

“十二份啊,应该够了吧?谢谢啊!”文一平说。

“谢什么。你们付钱了呀!哈哈!”徐生在边上说。

“付钱了也要谢谢的。徐总还是帮忙抓紧了。”文一平说。

“那倒是的。你催的紧,也没办法啊!谁叫我们成了朋友,对吧?哈哈!”徐生说。

“我也是迫不得已。徐总啊,真应了那句话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公司里逼着,说没你这个东西,下面的戏唱不起来。”文一平说。

“现在好了。可以加快唱下去了。”徐生说。

“那是、那是。那我今天就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文一平说。

“也是,大家都忙,我也不留你了。本来下午我们轻松轻松,去打个保龄球什么的,晚饭后回去。董秘就是事业心太强,要不这个节目我保留着,下次再用?”徐生说。

“徐总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了嘛。那我上车了?”文一平说。

文一平与徐生及徐生的助手握手告别。上车后按下车窗,还挥手告别,不舍有加。

(下一节预告:二十五、卡的妙用)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