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二十七、马牛相及  

2013-07-31 09:2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了两个星期,马处打来电话,告诉文一平,市国资委的批复已经下来了。文一平一惊,心想这么快就下批复了,嘴上一个个谢谢不断,立马赶到菰洲,去国资委拿来了批复。回来的路上,就电话告诉了徐善谋。

“徐总,那个市国资委的批复已经弄好了。我刚拿到。”

“好啊!这算快的。看来我们的公关还是有成效的吧?哈哈!”

 “是啊。徐总也算是武林高手,拳术套路精妙啊!哈哈!”

“承蒙夸奖,不敢当啊!你文董秘也是脑子活络,转得快啊!”

“向你学,你可别保留啊。马处对我说,他去约一下省国资委的牛处。基本确定在下个礼拜,我们就到省国资委,把材料报上去。”

“噢,下个星期几?”

“具体时间还没定下来。定下来了,我提前通知你,你赶过来也来得及。”

“提前一天告诉我,应该来得及的。只是……”

“手头刚巧有急事,轧到一块了?”

“嗯,有点小事。不过没事。我会安排好的。”

“那对不住了。我们这事,你也知道,我们董事长盯得紧。”

“应该的,应该的。这是我们的职责。”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到时候我联系你。”

“好的,到时候联系。”

文一平撂下电话,突然想起马处对自己的耳语,说牛处那边,就准备一下,四条烟吧。文一平心里就恶心起来。自己跟马处打了几年交道,每年中秋春节,从不落下一个节日的礼数。有时还安排一下钓鱼吃饭什么的,为的就是瑞祥医药的平平安安,免得他借国资监管之名,到瑞祥医药来找茬。这倒好,去省国资委上报材料,仅仅是一个正常的工作流程,对他来说也是正常的工作职责。现在他居然开口要瑞祥医药帮他买单,帮他热络与上司的关系。表面上又说是为瑞祥医药着想,把省里的批复早日弄下来。

文一平如吃了蝇屎般,应承下来。文一平知道,衙门里的人办事,绝不会因为你的几条烟,去跨越内部的条条框框。该批的,即使不适,也批;不该批的,就是送了也不会批,除非是这衙门里的掌柜的。因为这些掌柜的,有一招特别有意思,就是采用民主集中制,运用班子里人的集体智慧,集体决策,特事特办,把掌柜自己的意志,以集体的意志去表达出来。送与不送,充其量只在办事的时效上有所差异,压一压或者立马开始走程序,仅此而已。

方知之,石晓仁出差已回。文一平把工作进展作了汇报。方知之甚为愉悦,指示听马处的声音,联系好了就直接去省国资委。

文一平又把请柬的小样递给方知之,述说设计的理念和含义。

“主色采用枣红,喜庆又不太张扬。右上左下,隐约各有一对工笔祥云和盛开的郁金香烘托。祥云与郁金香,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暗喻天地同庆,煜煜生辉,且均用红色,运用色差体现。祥云不就成了红云,意乃鸿运当头,图个吉利。郁金香形似酒杯,意谓举杯同庆。”

方知之不等听完,连声说这个好,就这样去弄吧。

文一平兴趣正浓,还说:“再看看这枚印,元朱文,‘瑞祥医药’四个字,线条细腻、干净,表达到位。青田材质,润透冻酯俱存,好材料加好手艺,绝了。”

“章在哪儿?我看看。”

“还在师傅那边。我看到过了。你定下来后,我就去拿过来给你。值得留念。”

“好的。这个事你就去办吧。师傅水平好,也辛苦,多谢谢他吧。”

文一平一听大喜,却淡然说知道了,又说:“这请柬弄好了,现在就等省国资委的批文了。日子定不下来,后面的事没法做起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多多联系吧,不要卡在自己这边。急是急不来的。”

“也是。现在只能多联系了。一有消息,马上动起来。”

“一平啊,送你一串手珠子。”方知之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串褚黑色的珠子,递给文一平。

文一平接过来,一阵淡香袭来。心想是这珠子发出来的吗?便抬头把珠子移到自己鼻子底下,嗅了嗅,说:“好香啊!谢谢董事长!”

“你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吗?”

“不知道。海南黄花梨?”

“是沉香。稀有的好东西。”

“那么好的东西,真不好意思。呵呵!”

“说什么!赶紧收起来。只是别张扬就是了,去吧。”

“谢谢董事长。那我去了。”

文一平转身走出董事长的办公室,把手珠子放进裤袋里,手还是舍不得放开。

下班前,文一平接到马处的电话。

“文董秘,我与省国资委的牛处联系好了。我们下星期一就去吧。牛处星期二要出差了。”

“好。谢谢马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这样最好了。牛处收到材料后,先帮你们审核一下,没啥大问题,就传递到办公室,走程序去了。不会耽搁的。”

“需要多长时间?”

“这也说不好。券商还是叫上一起去吧,万一有个问答,方便一点。”

“嗯,应该的。”

“那星期一,需要我来接你吗?”

“呵呵,谢谢马处,不用了。我自己去。具体什么时间?”

“那就下个星期一上午十点左右吧,在省国资委门口见。”

“好的。我们说好了,我们不见不散。”

通话结束后,文一平马上走到方知之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这一最新情况。方知之听了,就说:“礼拜一,你去吧。石副总也和你一起去吧,好有个商量。”

文一平应着,跟着方知之转到了石晓仁的办公室。

“石副总,下个礼拜一要去省国资委报送材料。你和文董秘一起去吧?”

“哦,好的。不过这材料~是由我们自己送?”石晓仁先面对着方知之说,结束时又转向文一平,似乎在问文一平。

文一平见方知之不吭声,就说:“其实正式的报告应该由市国资委出面的。原始材料是我们提供给的。但从程序上说,他们已经批复了。省国资委接受的上报,是下一级国资委呈报上去的材料,而且,市国资委上报前还要套一个红头文件。”

“那还要求我们去?”方知之话音刚落,似乎醒悟到什么。

“是啊,这是市国资委的事啊,我们一起去合适吗?”石晓仁立刻接了上去。

“这是马处的要求。”文一平对石晓仁说,又面向方知之继续说:“我想马处既然明确提出来了,我们太违了马处的意思也不好。说穿了,这次要我们去,我以小人之心猜度,是壮壮马处的胆子。万一省国资委的问话马处答不上来,有我们在,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了。再说,热络上司的感情费用就顺势落在我们头上了。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啊?呵呵!”

“还是去吧。能顺畅一些就行。”方知之沉吟着。

“呵呵,去吧。现在办事就是这个样子。”石晓仁讪笑着说。

星期一上班后,驾驶员担心杭州交通拥堵,文一平与石晓仁马上就出发了。

徐善谋从上海直接到杭州,约定在省国资委门口碰头。

文一平的车到门口,一看表,才九点四十分,已见徐善谋站在台阶上张望。文一平下车后,直向徐善谋走去。

“徐总,辛苦了!你到得早啊!”

“文董秘好!怕路上堵了,耽搁了这等大事,就不好了。”

“今天我们石总也来了。徐总你看,我们公司多么重视。”

徐善谋与文一平说着话,把手机插入口袋,看到刚才股市大跌的行情,一下子没还缓过神来。徐善谋听说石总也来了,一个激灵,寻着文一平的手势向左看,跨下两步台阶,朝石晓仁走去。

“石总,你好!今天也来了?呵呵,领导辛苦了。”

“哪里,是你辛苦了。”

“其实这只是递个报告而已。领导真的是太关怀了。”

“徐总辛苦了。不过我们瑞祥的事,自己不抓紧,怎么能行?对吧?呵呵!”

“石总说得对。所以我和文董秘老是通电话,保持信息畅通,我随时出现在瑞祥医药需要我的现场。呵呵!”徐善谋说着,双手往下一摊,玩笑般地,意指自己,现在就出现在石晓仁的身边。

“大家为了同一个梦想嘛!瑞祥早日上市,我们都利益共享啊!”石晓仁把‘我们都利益共享啊’语音放低,又斜近了徐善谋的耳根,意味深长地说。

“对,对!石总说得对!我们是同舟共济啊!哈哈!”

“马处到现在还没来?”文一平看着手表自语。

“不急,再等等吧。”徐善谋说。

过了三支烟的功夫,马处来了。石晓仁、文一平、徐善谋迎上去问好,就随马处走进省国资委大楼,过大厅,入电梯,直上十楼。

出了电梯,一行人跟在马处后面。过道里很干净,更安静。除了四个人走路的声响,没有其他的一点杂音。过道及两旁的墙面,铺陈了巨大的鹅黄色暗条大理石,柔和地映衬着四个人不同的步态。不暗不亮的光线,匀称在过道的每个角落。过道里沉稳而包容的气度,与凉爽的空调气流,谐和一体,让人心生凉意。

马处拐过两个过道,径直走到一个办公室门口,略停了一下,中指弯曲了敲了两下,也不等里面的人答话,就走了进去。

“牛处,上午好!”

牛处抬头,见马处走近,便起身,伸手去握马处伸出的手,脸上也看不出有任何情绪。文一平跟在后面,见办公室三张桌子,便知眼前这位五官完美搭配,身着浅蓝色隐条短袖衫与糙白西裤的人就是牛处。

“你们来了。材料都带来了吗?”牛处说。

“来了。他们是瑞祥医药的。”马处指着身后的石晓仁、文一平说。

石晓仁就上前去和牛处握手,算是相认了,并自我介绍道:“我是瑞祥医药的副总石晓仁,分管上市工作的。”

“噢,好的。”牛处应着,又去迎握文一平的手。

文一平也自我介绍道:“牛处好!我是瑞祥医药的董秘,文一平。”

牛处又应着,眼睛却看着徐善谋。徐善谋笑着说:“领导好!我是瑞祥医药的上市券商,徐善谋。”

牛处象征性地一一握手后,也不坐,站着翻看已经摆在桌上的材料。马处已乘牛处与石晓仁、文一平、徐善谋握手相认之时,把四条装在牛皮纸文件袋里的软盒中华香烟放在牛处办公桌上,又用文件夹盖住了。

几分钟后,牛处对马处说:“嗯,材料格式没啥问题。先放这儿吧。”

“全靠牛处指点了。”马处堆着笑说。

“走完程序,批好了,我通知你。”

马处觉得应该走了,就说:“那好。牛处忙。我们先走了。”马处拱拱手,欲转身。

“好的,不送了。”牛处总算露出一丝笑意,也拱手相送。

文一平跟着出来,心想总共没几句话,不到十分钟啊!

(下一节预告:二十八、祸起萧墙)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