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十六、心田的款子  

2013-07-09 07:5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上班后,文一平又联系了徐善谋,在电话里详细地叙述了瑞祥医药股改的进展,重点谈到了下一步持股会股份出让及解散流程的操作。文一平请教了徐善谋,在此操作过程中应当注意些什么,关键要抓住什么?徐善谋则着重强调了持股会出让时的会议决议上的签字,却回避了个人签字的真实性。言外之意,过程的质量可以忽略,但前提是要有这个会议的过程。至于这个过程的完整性,徐善谋猜想也不可能做到完美,所以也不作什么要求。总而言之,要在文字材料上过硬。文一平还向徐善谋通报了地坤的审计进度,预计本月底可以出审计报告了。文一平说:“徐总啊,我知道你们特别辛苦,所以早一些时间,跟你们说定了。月底的时候,你和王猷要安排时间,到我们瑞祥来了,创立大会的材料及报省证监局的备案材料,都要准备起来了。”

“那当然,请董秘放心,到时我们一定过来。”

“这个月底,我们再联系一下,把具体日子定定,到时我们好好喝一杯。哈哈!”

“哈哈,都是自家人,你这是客气了。国资委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股改的事情,他们是知的。我们有一位董事就是国资委委派的。几乎每个月,我至少一次去国资委,向领导们汇报瑞祥的生产经营情况。徐总放心,我和国资委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不过国资委这衙门,是板板六十四,完完全全的本本主义。所以急不来的,只能等他们慢慢走流程。地坤的审计报告一天不出来,他们是一天也不会动的。”

“那是,所以审计报告是关键,要尽快出来,下面的各项工作才能做得顺畅。”

“徐总说得对。我会去催催的。”

“好的。哦,还有个事啊,你董秘才高八斗啊,我看过你的文章了。文笔犀利,斗志昂扬,全无实际见面时内敛的影子。好一个忧国忧民的愤青啊!哈哈!”

“哪里,让徐总见笑了。少时做过文学梦,现在上了岁数,闲时偶尔把玩一下而已。”

“藏龙卧虎啊!你文董秘年纪轻轻,文字却老气横秋,真的有点大隐于朝的味道哦。”

“徐总过奖,不敢当。小小上柳水乡泽国,即使有朝,也是朝之野啊!不是吗?”

“哈哈,不过诸葛亮之于隆中,刘邦之于沛县,那朝不也是出于野吗?”

“徐总能说会道,瑞祥算是找对郎了。”

“你放心,请方董事长放心,瑞祥医药的事,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做好。上了市,可别忘了对我的特别嘉奖啊!哈哈!”

“那是,那是一定的……徐总,我们再联系?”

“好,我们再联系。再见!”

文一平放下电话,心头美滋滋的。心想这个糙胡子,真会捧人,把人都捧晕了。不过这博客,前几天倒还真的上去一篇,针对汶川地震王石捐款门事件。文一平力挺王石,细说以王石为首的万科持续不断的捐款做善事,一以贯之,这是起始于万科内心的善缘,以及对自然、对社会灾难性事件的洞见。文一平大声嘲笑有些企业以汶川地震捐款数目的高低论爱心的观点。文一平认为这样的爱心是虚浮的,功利的,不真实的,甚至是丑陋的。在世人举国拼比捐款数额高低的时候,文一平居然发出这样的声音,无疑是刺耳的,让人生厌的。然而与文一平有同样想法的人,看来也不少。文一平发现这博文发上去后,点击率迅疾上升,且留言甚多。现在被徐善谋一提,便忍不住,点开博客,登上去看看。

临近下班时,文一平到财务部,询问了当天的款子进来情况。果然有一笔二十万,是菰洲市解放路工商银行打过来的。付款人是项心田。文一平直觉,这项心田就是项思达的老婆。文一平踱出财务部,于无人处,与郝贵言通了电话。

“郝律师,我现在公司财务部,查到一笔二十万的款子。付款人是项心田。这个项心田是项思达的老婆吧?”

“正要电话你呢。是的,是项主任的老婆。他才刚告诉我,已经把款子打过来了。以后股份的名字就用项心田。”

“那好。我就按你的意思办了,把持股会会员证做了。收据等放在一起。到时候专门送过去给项主任。”

“好的。这样,瑞祥物流与出让后的持股会在股本总额、股东人数、每人持股数上,将完全保持一致。

“是的。接下来,就着手持股会会员大会了。”

“注意,一定要每个会员都签字的。”

“郝律师放心。可能签字的时间要拖几天,因为找人特别麻烦,但总会弄好的。”

“那就这样?快下班了吧?”

“是啊,快下班了。那就再见了。”

文一平重新走进财务部,找到钱舒,说明了这笔款子的来龙去脉,并要钱舒,叫手下人开一份收款收据。钱舒出去询问了会计出纳后,开了收据递给了文一平。

文一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表,离下班还有十分钟,心想今天的事情及持股会下一步的操作,先向方知之汇报一下。文一平喝了一口茶,径直走到了方知之的办公室。文一平长话短说,简要地说了项思达的股份款子到账情况,名字用的是他老婆。方知之听后,只是说知道了,就这么办吧。文一平又说:“持股会会员大会什么时候开?”

“准备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现在空股的事处理好了,钱也到账了,只是担心职工有情绪。”

“有情绪也是正常的。不过开这个会议之前,还要开几个会,宣传、发动是必要的。”

“对。那么,排在这个月下旬?要么,下月初,怎么样?”

“也好。先定个大致时间。日子近了再确定下来。”

看文一平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方知之又想,瑞祥物流的老总人选是否要更换?原先的瑞祥物流,是瑞祥医药的独资子公司,完全由方知之操控。而今,一旦持股会的股份腾挪完成后,瑞祥医药所占比例骤降。所幸瑞祥物流的业务依然附在瑞祥医药,人事任命还在瑞祥医药。表面上看是变了,可实际没动。方知之自语,自己是否多疑了?再说现在的老总庄莎,也是自己任命的,人也忠厚,岁数也大了,站在自己这面已久,应该没啥忧心的。控制了庄莎,就是控制了瑞祥物流,也就是控制了百分之四十的瑞祥医药的股份。如果加上自己将近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不就是自己绝对控股了瑞祥医药吗?想到这儿,方知之坦然一笑。

(下一节预告;野屎的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