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二十九、邀请  

2013-08-05 07:4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一平已按方知之审定过的名单,叫办公室小苏打了七十九份请柬。文一平捧了这一大叠请柬,夹了笔记本走进会议室。方知之准备在会议上,将请柬分派给各位副总,按方案的思路,由各位副总分别邀请嘉宾。

“今天开个创立大会筹备工作小组会议。现在省金融办、省国资委的批文均已拿到,创立大会的时间也终于定下来了。公司几位主管领导也已经商量过了,时间就定在九月十七日,礼拜三上午九点。”方知之停顿了一下,又说:“大家看看,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或遗漏了什么,或者说哪方面的菩萨漏请了,现在还来得及补上去。”

“时间是紧了一点,但是我们加把劲,还是来得及的。”石晓仁说。

“我们打算创立大会开好后,九月底拿到股份公司的工商登记证。十月份把公司的材料报送省证监局,进入辅导期。明年此时,到北京去申报。”方知之满脸喜气地说。

方知之说着,会议室里喜气洋洋。美好的愿景,真要实现了,在座的几乎个个都是百万千万的富翁了。大家喜形于色,也不说话,偶尔互相观望,用眼神交流一下,仿佛在说,只要上市,随便你方知之怎么弄。

文一平想了想,还是发了个言。

“股份公司创立大会是我们瑞祥医药上市的一个重要步骤,其作用和重要性,在座各位领导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我想说的是,这次公司邀请的嘉宾,直接或间接,现在或将来都与我们瑞祥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万一遗漏了谁,都不好。中国人讲面子,这还是一个面子问题。如果我们在无意间疏忽了谁,赶巧有事遇到这尊神,还真是有麻烦的。”

“上次不是都讨论过了吗?”钱舒玩笑地对文一平说。

“是讨论过了,可现在要发请柬了。古话说得好,百密还有一疏。谨慎一点没错。”方知之紧接了上来。

“是啊,各位干部再想想,自己的这条线上,是否还有遗漏的?”石晓仁顺水推舟地说。

文一平还想接着说,又看看大家不发言,也就不再说了。

方知之见大家没有补遗的,就按着方案,找出请柬上的单位或个人名字,分别发给大家。自己也留了一叠。

“不过有一点,请大家注意了。请柬最好亲自送到邀请嘉宾的手里。做事要诚心,嘉宾才会来,也免得途中转了手,被邀请的嘉宾自己倒不知道。辛苦大家了。”方知之说。

大家七嘴八舌地领了请柬,正要散了。文一平忽然大声说:“大家留步,呵呵,我差点忘了。各位领导都是发起人股东,也有请柬的,也拿去吧。”

文一平说着,把压在笔记本底下的大信封往下一倒,里面的请柬散落在桌上,逐一看名字,对着了就递过去。也就一会儿,开会的都领了请柬去了。

方知之一送出了几张请柬。

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法规处的杨处长,是方知之大学同学的老乡。早几年,方知之与同学搭上了这层关系。这次送请柬,方知之事先联系了杨处长,又约了老同学。老同学又约了两位杨处长的朋友,在浙江宾馆吃了一顿饭。大家好久没碰面了,人熟兴致高,一起喝酒聊天抽烟,延续了三四个小时。酒醉饭饱后,各自想到明天要坐班,也就散了。约定下次要抽个好时间,还要一聚,来个一醉方休。方知之赶紧叫驾驶员把准备好的软盒中华,每人分装了两条在牛皮纸大信封里,塞到各位手里。大家也不推脱。方知之对杨处长说:“到时候杨处长务必要参加我们的创立大会啊!”

“一定来,一定来。”

“这请柬的程序上,会有什么麻烦吗?”

“没事。我去办公室走一程。”

“呵呵,那是最好了。政策与法规,是我们行业的生命啊!对吧?”

“老同学,你看,方董事长恭维我了,把我当外人了吧?哈哈!”

“不敢,不敢!当然是真心话。”

方知之是抄了个近路。照理应该把请柬送到省局办公室,由办公室把此信息传递到分管领导的手里,再由分管领导决定是否派员参加。个中程序繁琐,还极其微妙,弄不好就怕白忙活了。所以方知之仗了这层关系,抄了近道,贴住了杨处长,壮壮声威。听说杨处长自己处理这程序上的事,方知之心想这事肯定能成。

市里的领导相对来说好请一点。发改委主任明确说不能参加,要出国考察去。但明确了让副主任参加,还说瑞祥医药上市,是菰洲市的一件大好事,当然要去祝贺。金融办主任那边,方知之是分开送的。照目前的行政管理系统里,金融办隶属于发改委,是发改委底下的一个行政部门。项心田主任是副处级,比发改委主任低半级,可金融办又相对独立。有趋势表明,金融办将单独设立为一个行政部门。方知之分而处之,还有一个原因,项主任已是瑞祥医药的实际股东,只不过隐名埋姓而已。再说瑞祥医药走在上市的道上,今后需要项主任出力的地方肯定很多。方知之心里早就想好了,这尊神,一定要敬好了。所以当初郝贵言律师开口说项主任想要一点股份,方知之几乎没多少考虑,就给了他。现在各相关部门呈送请柬,单独把他列入一门,实在是想体现对项心田的特别尊重。

市国资委那边也顺畅。

郭主任听得敲门,关了剃须刀,眼光移开办公桌上的文件,朝门口瞟去,随口说请进。

“郭主任,我是瑞祥医药的方知之。”方知之快步上前,满脸堆笑,伸手去握尚未迎来的郭主任的手。

“是方董事长,来,来,请坐!”郭主任移步离开座位说。

“这么早就来打扰你了,不好意思啊!”方知之握住了郭主任的手说。

“正好,正好。你要来得晚一点,可能还碰不着了。呵呵!”

“呵呵,这样好,这样好。今天拜望领导,也没多大事,想请郭主任参加一个会议。”方知之随郭主任的手势,坐到办公室左侧的会客的褐色真皮沙发上。

“什么会议?”

“我们公司的创立大会。”

“哦,这个会,我们一定要去的。我们也是公司的大股东啊,对吧?哈哈!”

 “是啊,你们既是股东,又代表政府管理我们,所以今天我先来邀请郭主任了。”

“批文都齐全了吧?”

“都全了。全靠郭主任大力了支持。市国资委、省国资委的批文下来的时间都比较快。现在省金融办的批文也来了。”

“既然批文都齐全了,抓紧开会,早日报送中国证监会,争取早日上市,把瑞祥医药做大做强。”

“郭主任说得对。我们想这次会议结束后,马上去办理工商变更手续,把新的营业执照领下来,然后把上市材料送到省证监局,进入辅导期。待辅导期满,符合条件后马上去北京申报上市。”

“好。方董事长思路清晰,就照这个方向走下去。瑞祥医药会越做越好的。”

“谢谢郭主任关心。所以这次召开创立大会,除了你这里的在瑞祥医药兼职的董事监事外,还望郭主任马处也来参加。”

“好的。到时我们一定来。”

“那好。郭主任,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还有事情,我就告辞了。”方知之说着就立了起来。

“不急不急。再坐会儿吧。”郭主任也立了起来。

“不啦。改天再来拜访郭主任。”方知之伸手去握住已经伸出来的手。

“好吧。那今天我就不留你了。改天再会。”

区政府那边的请柬,是方知之、石晓仁一起送去的。本来前一天约好的,方知之、石晓仁到了东浦区政府,才知区长赶到市里参加一个临时紧急会议。方知之便把请柬交给了接待的区政府办公室主任。

没几天,文一平手上的请柬也都送出去了。公司内部的股东,也就几十份,除了当场送出去的,剩下的,文一平在公司各分厂、车间、部门跑了一圈,几乎都送到了。还有几张没有送出的,都电话通知了,估计两三天里也都会送到的。三家中介机构,文一平与他们都很熟,电话告知了一下,也比较正规地用快件邮寄过去,省略了自己跑一趟。也就四五天功夫,每个人手上的请柬都已拿到。邀请嘉宾的工作便算结束了。

这期间,文一平又到菰洲市环球大酒店,把召开会议的时间场地以及各种细节问题去落实了一下,包括主席台的座位、竖牌、横幅、报到桌、鲜花、礼品暂时存放的地点,预留的休闲房间、用餐时间、桌数以及菜肴的点配。就会议来说,流程比较简单,可组织这样一次重要会议,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周全,细节多而繁杂,所以会务安排,文一平干脆也记录在案,以文案的方式,一式二份,一份交给环球大酒店公关部经理全乃天。文一平想,万一日后出了那些纰漏,疏忽或者服务不到位,甚至尴尬的事来,也便于确定哪方面的责任,省得以后再费口舌。

公关部经理全乃天,见文一平做事如此细致,自己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涉及到环球大酒店各个部门,所以当文一平以文字的形式记录在案,并以此作日后结账的凭据,全乃天只好逐一把工作内容落实到位。所以那天,文一平几乎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敲定了这件事。

全乃天接过文一平整理好的文案后,笑着感叹:“谁做你老婆,谁就享福了。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百事不管了。文主任做事这么细致,有章法,少见啊!”

“我是懒惰啊!呵呵!事先考虑周全了,事后麻烦就少了。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也是。真该向文主任好好学学!”

“谈不上,我们互相学习。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我做事前,总是疑三疑四,想好最坏的结果。与人打交道,也是先小人后君子。不过一旦定下来,这事就得做好。全经理,你说对吧?”

“文主任放心。你这件事,我保证让你满意。”

“谢谢!让我们老总满意就够了。对吧?哈哈!”

(下一节预告:三十、大音希声)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