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我的第三个主人  

2014-06-29 12:04:53|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主人想起了岚,心里湿润起来,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也凝滞了。主人的脑海中,满是一段影像,来回返动,似乎卡壳了。可那片昏黄昏黄的影像,像旧时的电影胶片,在行将坏掉的前夕,艰涩成像了,映在银幕上,却一下子又不动了。不动了,影像又定格在那里,岚的长风衣下边的一角翻起,模糊地映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主人不知道翻起的衣角,是岚走动所致还是晨风吹起的。我想笑,虽然我知道在这样的色彩里,笑是不谐和的。我的主人,记得岚就是在那个清晨,行走在毛毛雨中,从这条路上走出去的。那时,我的主人二十五岁,岚二十三岁。现在想来,这个年龄,应该是懵懂的,青涩的,不足以定下以后人生的方向的。可是岚,定了,想得很清楚的样子。我的主人记得岚说,到了远方,才可以开始。主人知道岚所说的开始,是诗,是美得如诗一样的生活。当时我的主人觉得有点亏欠,亏欠了自己的向往,一种正要蓬勃展开的生命的想象。也许正是这种亏欠感,那个岚行走的清晨,才永久地镌刻在了自己的心底。心底的这幅画面,如佛龛,如明镜,我的主人无须勤抚,亦熠熠生辉,如那个顿悟的慧能。三十年后,我的主人的小说《善复为妖》刚收笔,封面就跳了出来。就是这个景致,就是这个景致。记忆中的这个景致,便成了小说的封面。
          我知道,我的主人在小说里,没有写到岚。很想写,却舍不得写。三十年的时光,把很多从前的想法,打磨得圆不溜秋。有些想法,甚至已经不见了踪影。每次见到岚,如在褪色的旧画上重新描摹,加色。当时是这样的吗?有时,我的主人也在怀疑。怀疑也没有结论,而这怀疑,却真的褪色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