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我的第三个主人  

2014-08-24 10:33:4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主人断断续续地看,大约看了七个月,在冬至前夜终于看完了,也不晓得窗外,已经下雪多时。合上翻开的书,竟有点迷迷糊糊,想像书中的白雪,确定那种白,已经泛黄了,像刨床下的刨花,白兮兮的,其实也是微黄。最后贾府的中兴,好像使人宽慰了些,我的主人却觉得硬戗,好比榫头敲是敲进去了,但榫眼总是凿小了点,眼边,似有了裂痕。倒是看到案头两本练习簿,主人心里满满的,主人知道里面都写满了字。主人觉得抄录的那些古诗,并未睡着,鲜活地躺在里面,包括那些誊抄的古诗中标注的注释。主人承认,自己还不太懂,想要日后,再慢慢细看,还要去买一本书,关于诗词方面的。第二天,主人又去上柳新华书店,寻到唯一的一本有关诗词方面的书,中华书局出版的《诗词格律》,也不知王力是谁,花了三毛七分,就决绝买下。
         其时,师傅照例上班,师娘照例躺在床上生病,岚也照例躺在床上生着病看着书。我的主人也照例往师傅家跑,一切都跟往常一样。可是冬至那夜,师娘停止了呼吸,像算好了时辰。主人瞌睡朦胧地得知,是蕙前来主人家相告,凌晨三点的样子。上柳古风犹存,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惊闻师娘死了,主人便哀切异常,腿软了也拖了蕙的手,急着往师傅家赶。漆黑的夜,路上不多的积雪,还有凛冽的寒风,阻碍主人与蕙的快速前行,脚底下吱吱嚓嚓的响声,仿佛被扭曲了一般,格外刺耳。在主人后来的人生记忆里,觉得那个凌晨原本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是走得最为漫长的。
        到了师傅家,没有什么声响。疾步进得师傅的房间,见师傅跪在床沿,双手捧着师娘的脸,头埋在师娘的胸前,无声抽搐着。岚则跪伏于师娘的脚后,身子趴在被褥上,暗哭。蕙见状,嚎出声来,叫着妈妈,软着身子,瘫在地上。主人的泪,也就如断了的珠,直挂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