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贝』

Ж道法自然Ж

 
 
 

日志

 
 

我的第三个主人  

2014-08-30 11:36:3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人哀默着,也不知道自己是依着师傅的样子还是怎么的,屈着臂,跪着,双手伏在床沿上,暗泣。蕙一直嚎哭着,过了一个多时辰,突然停息了,又突然撕裂地嚎哭起来,声音却嘶哑了。主人回过头来,看见蕙坐在地上,身子前倾着要伏倒在地的样子。主人觉得蕙的这个声音破碎得不成样子,如玉碎了一般,百般哀戚地洒在这昏黄的灯光里。主人就站了起来,去扶蕙的手臂。此时,师傅的头转向蕙,身子也转了过来,慢慢起身,来拉蕙,坐到椅子上。师傅又转身,去拉岚。主人也上前帮腔着,泪眼朦胧地看着岚白白的脸,心突地抽了一下。师傅对着岚说,你身子薄,不要哭了。说罢,师傅自己却抖动着头颅,哼哼地一声,像着把这一声重重地摔到地上,而临到着地的时候,又呃地一声,响亮地勾了回来。师傅极力抑制着自己,肩膀微微颤着。主人对着师傅说,不要哭了,不要哭了,自己却抹着泪,心里哀婉异常。

蕙只是嚎哭着,破碎的声音就来来回回地荡在房间里,撞得粉碎。渐渐地,蕙的声音低了,声息也平静下来,到后来,与岚一样,没有了一点声息,只是看着躺在床上的师娘,目光凝滞了一般,就罩在师娘白兮兮的脸上。

师傅颤抖的肩膀却依然如故,低着头,拉着主人的衣袖,走到门外,万念俱灰地睁着布满红丝的眼,双手搭在主人的肩膀上,又低下头,哽咽着低语,我睡在她身边,可我不知道,她几时走的。我不知道啊,我太不应该了!我太不应该了!主人说,师娘不会怪你的,不会怪你的。你们好好的,上天知道的。师傅还是说,我不知道啊,我太不应该了。

主人安慰着,心里也愁苦着,想像着师娘,是不是会真的会怪怨师傅。主人心里直说,不会的,不会的。嘴上说,师傅你看天有点亮了,是不是要去至亲们报丧。

师傅听了这话,才从自己沦陷的情绪中冒出头来,嘴上说要的,就转身走到门内,支使蕙,先到镇上的几个至亲报丧。主人也告别了师傅,去师弟处报丧,而后又到木器社,向领导请假。

依着上柳镇的习俗,师傅一家在哀悼绵长的氛围中,办了丧事。期间,主人也忙前忙后,直到师娘的骨灰入了土,方才停息下来。时至年关,师傅家便在哀哀挽挽的气息中,静静默默地过活。自从师娘死后,蕙的性情仿佛变了,变得很懂事的样子了。本身寒假在家,蕙就包揽了所有的家务,买汰烧一样一样做得有板有眼。有时岚要帮忙,蕙就轻推岚,说,姐姐你去看书吧,这个我会的。我的主人前来帮忙时,蕙就支使怎样怎样的。主人也乐意听,乐意做,不时与蕙或岚说着话。有一次还问岚,林黛玉与薛宝钗的诗到底是谁写得好?那个史湘云醉在石板上,怎么不会伤风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